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体育 > 篮球

苏群:小牛改名重在推广 怎样改才更像库班?

发布日期:2017年09月12日   文章来源:苏群   作者:
[打印本页]【字体大小:

  库班异想天开,想把达拉斯小牛队的中文名字改了,让中国球迷出主意。

 

  因为是小牛官微搞的活动,看来这名字是非改不可的。但小牛如果不叫小牛,那还能叫什么?叫了二十多年,突然改个名字,还真有点不习惯呢。

  小牛队的“Mavericks”到底翻成什么好,涉及到两个方面:一是翻译的“信、达、雅”,二是约定俗成。“信达雅”是严复提出来的,约定俗成是现代汉语翻译西方语言时的重要原则。

 

  我在大学的专业是国际新闻,但学校号称要把英文和新闻都精修,逼着我们上了五年。英文学习的科目非常细,除了精读泛读、听力口译之外,还有英国文学、联合国文件翻译等等。

  学得越多,越知道不行。比如在学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时候,惊讶于格律之严谨,惊叹于韵脚之巧妙,比如这14行每一行的尾韵依次必须是A-B-B-A,A-B-B-A,C-D-E,C-D-E(每个字母代表一个韵)。这么复杂的律与韵,能翻译的人必须是精通英文的国学大师。科比退役时,我用乐府体古诗的形式,把他的告别信翻了一遍,但那是闹着玩的,经不起推敲。

  严复在《天演论》里谈到翻译的原则,提出了“信、达、雅”——

  译事三难:信、达、雅。求其信已大难矣!故信矣不达,虽译犹不译也,则达尚焉。

  “信”是准确,“达”是通畅,充分表达原意,“雅”是好听,有文采。应该说,在移动自媒体时代,做到“信、达、雅”的译文少之又少,所以我很少看小说的中文译本。但我在微信公众号的留言区推荐过傅雷版《约翰-克里斯朵夫》,因为那是非常难得做到的“信、达、雅”的翻译巨作,同时还推荐泰戈尔《吉檀伽利》的吴岩译本。很多名家翻译过《吉檀伽利》,包括郑振铎和冰心,但我最喜欢的是吴岩的文字(真名孙家晋,上海译文出版社原社长)。

  比起《吉檀伽利》、《约翰-克里斯朵夫》这种诺贝尔文学奖巨作,翻个球队名字、球员名字应该太容易了吧?其实,同样有“信、达、雅”的讲究,关键看你自己,到底讲究不讲究。

 

  1993年我在《中国体育报》,当时几乎所有的项目都已经有同事专项报道了,我提出来能不能每天报道NBA。这个项目平常只有在全明星赛和总决赛时才有豆腐块的文章,我想把它变成每天都有。第一个障碍是队名,当时只有23支球队,但从头到尾重新译一遍非常不现实。

  我们那时候看NBA,只有中央台二套每周半小时的专题,队名是体育部翻译李壮译的。我跟孙正平老师要了李壮的电话,一些疑难的队名跟他讨教,询问为什么那么译。我的原则是以央视翻译为基准,因为那时候只能看中央台,你翻一个队名和央视不统一,球迷会迷糊。有一些疑难的队名如“步行者”,都说不出所以然,就保留了。如果都是两个字最好,比如“森林狼”,我觉得不如台湾和香港翻译的“木狼”、“灰狼”,但也因为央视看球的缘故保留了。

  1994年耐克明星队在工体和中国男篮打了场球,中国队赢了有莫宁、“便士”哈达维的明星队,我因此结识了指挥比赛的美国教练汤姆-迈卡锡。这是个国际主义战士,一辈子在世界上推广篮球。我请他给《中国体育报》写专栏,第一部分文章的内容就是介绍NBA队名的由来。那个年代没有互联网,外文杂志也没有介绍这种内容的文章。

  迈卡锡的文章让我大开眼界。比如“步行者”,他说印第安纳波利斯有一个汽车赛“印第500”,第一圈按排位赛的顺序不能超车,第一辆车是大会的开道车,称为“pacer”,走完第一圈让开,再让他们你追我赶。所以,pacers就是开道车、引导车、先锋车的意思。可是按照约定俗成的原则,央视已经把这个队名深入到球迷心里了,再改已经不合适。

  约定俗成是翻译人名的重要原则。比如说“凯尔特人”在波士顿,那是因为美国东北部新英格兰地区有大量的爱尔兰移民,而他们的祖先就是最早征服不列颠的凯尔特人。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在汉语里一直是“凯尔特人”,但英语念成“塞尔提克”,台湾就是这么译的。这时候,你为了追求“信”或“达”,就会与约定俗成相冲突。

  我比较后悔的是华盛顿奇才队的译名。我们最早推广NBA时没这个问题,他们叫“子弹队”。后来发生一个国际事件,1995年以色列总理拉宾遇刺,而子弹队老板波林又是拉宾的好朋友,他觉得自己的球队叫“子弹”实在太血腥了,于是改名“Wizards”。这个Wizards的原意是“巫师”、“魔法师”,英汉辞典上还加了一个翻译“奇才”——有特殊才能和技艺的人。当时,中国还不知道《哈利波特》、《指环王》,虽然早就有《绿野仙踪》,其实,魔法文化是欧美非常重要的一个文学门类,尤其在儿童文学中非常重要。像甘道夫那样的白胡子老头就是魔法师,也叫巫师,但并不是汉语里宗教色彩那么浓的巫师。在我们受的教育中,古代的巫师并不是一个非常光彩的身份,可我并不知道甘道夫是一个好人却也可以是巫师。我和大徐商量这个译名时,鬼使神差地没有用最正宗的译法“巫师”,却用了编字典者添油加醋式的翻译“奇才”。

  如果大家都同意改成“华盛顿巫师队”,我会改,但估计你们会不习惯。

  比起“奇才”、“山猫”那些队名,“小牛”的翻译并没有引起困扰。

  “Maverick”在得克萨斯州的牧场上,就是没有打过烙印的小牛小马。我在内蒙古草原上见过四家人的羊群一起放牧,牧人说,每家轮流值班,羊群混在一起但决不会搞错,因为羊的身上用喷枪打了记号,有的是圈圈,有的是叉叉。美国人放牛放马也一样,会在牛马的屁股上用烙铁印上记号。没有打烙印的小牲口,性子特别烈,还没有被驯服,小牛队取的寓意就是这个。

  可是那时候小牛队才建队才十几年,成绩也一直不好,他们的队标是大写字母“M”上面顶一牛仔帽,谁能看出来maverick指的是牛还是马呢?

  其实,1980年小牛花1200万美元入场费建队时,用的是1957年一部美剧的名字,其中的主演之一詹姆斯-加纳是小牛队的股东之一。我最初想用“达拉斯牛仔队”,但一看橄榄球队已经用了。

 

  2001年我跟大郅去采访他的第一个赛季,在训练馆见到了小牛队的最新队标,准备接下来的新赛季起用。新队标的主体是一个愤怒的马头,加上新月、篮球和得州标志孤星。马鬃飞扬,和篮球上的几条筋沟融为一体,队标非常有立体感。

  我当时就想,原来他们标志是小马啊!但因为大郅的关系,当时小牛已经是中国最火的球队之一,街上人人都知道小牛,没人知道小马。所以,根本不可能把队名改了。再说,小牛队取名时,寓意是性格桀骜不驯的牛仔,不是牲口。

  NBA队名的翻译就是这么费劲,先不说“雅”,做到“信”与“达”就非常困难,即使你真的“信达雅”了,“约定俗成”却像黑社会老大一样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

  我只希望慢慢把队名改得正确了。比如纽约那个提不起来的球队,我近来一直写“尼克”,而二十多年来从来是“尼克斯”。这个“斯”,其实是复数“s”,而尼克是早年在曼哈顿湿地上打渔的荷兰人穿的灯笼裤。如果复数都译出来,小牛就应该是“小牛斯”,湖人是“湖人斯”。

  我希望渐进式地把错误改正,奇才能改最好,但要大多数球迷认可才行。至于小牛,我觉得库班的本意是在中国来一次商业推广。但他作为这个队的老板,向来桀骜不驯,其实他才是这个队的象征,就像建队时取名,希望队员个个像不服的牛仔。

  那么你把“小牛”改成什么名字,才能像库班呢?是改成“小马”还是“烈马”,或者索性改成“达拉斯库班队”?

 

    精彩推荐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意甲-米兰客场惨败 因莫比莱4分钟梅开二度 

    潮流詹!一身休闲装出席多伦多电影节叫板威少 

    特步企鹅跑-情意满满情侣活动现场秀恩爱 

(责任编辑:时光)

0

反邪教网群

合作媒体

关于我们编辑信箱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