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体育 > 足球

视频裁判成背锅侠!掩盖中超裁判水平低下

发布日期:2018年03月12日   文章来源:体坛周报   作者:
[打印本页]【字体大小:

  中超两轮战罢,裁判的争议少了,足协引进VAR(视频助理裁判)技术,确实是起到了一定效果。但是,为了避免争议、减少主裁判本应承担的责任,动辄即借助VAR技术,已偏离了引进VAR技术的本意,影响了中超观赏性。应引起中国足协的注意。

  一进球就求助VAR?

  在中超联赛第二轮贵州恒丰队与河北华夏幸福队的比赛中,令人费解的情况就不断出现:全场比赛总共5个进球,身为主裁判的黑小虎居然三个进球要求助于VAR技术,加上角旗杆断裂,整场比赛补时长达9分钟,场上比赛时间超过110分钟。在晚上的焦点大战江苏苏宁队与北京国安队的比赛中,主裁判石祯禄也是在4个进球中两次求助于VAR技术。此前一天,广州富力队主场2比0击败大连一方队的比赛中,对于雷鸟的进球,也是启用了视频裁判。在第一轮比赛中,最长补时同样达到了8分钟。

  就以贵州恒丰与华夏的比赛为例,本来进球都已经是既成事实了,裁判或者助理裁判也已经作出了判罚,但因为失球一方存异议,主裁判为了减少争议,马上求助于VAR技术,这显然是违背引进视频裁判本意的。

   

  观点:视频助理裁判不该成为主裁水平低下的挡箭牌

  尤其是,像拉维奇的进球是不是越位,助理裁判应该很容易作出判断,但缘何不敢去作出判罚?同样的情况,此轮富力与一方的比赛中,助理裁判已经作出了判罚、认为不越位,主裁判也已经判进球有效。但是,视频裁判却提醒主裁判:雷鸟在进球之前已经越位,随后,主裁判马上又进行改判,并要求视频回放,最终改判。这同样是本末倒置。在主裁判没有主动提出求助于视频助理裁判的情况下,视频助理裁判缘何主动提醒主裁判已经越位?

  更何况,VAR是否绝对正确?这在国际足坛已屡屡出现反例,而近期中超比赛很多VAR判罚,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。所以,使用VAR辅助则可,没必要迷信。

  新赛季之前,在关于视频助理裁判技术的使用上,中国足协曾反复强调:仅适用于四类改变比赛走势的明显错漏判和遗漏的严重事件,即进球、判罚点球、直接红牌、纪律处罚对象错误。而且请注意:是“明显错漏判”和“遗漏”这个最为突出的情况。

  而且,应该是由主裁判主动提出,视频助理裁判不得干扰主裁判的工作。但是,从前两轮的情况来看,VAR技术的使用基本集中在进球上,后面三种情况基本没有使用过,甚至某些方面已经起到了干扰作用。这就背离了启用该技术的本意。

  不能借VAR推卸责任

  可以这么说,中超联赛迄今为止才进行了两轮16场比赛,没有启用VAR技术的比赛总共才3场,其他13场比赛全部都启用过VAR技术。如此高频率地启用VAR技术,表面上看起来是更加公平,但实际上,让整个足球比赛的流畅性大大减低,足球比赛的魅力也因此大打折扣。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欧洲国家联赛开始逐步叫停VAR技术,欧足联更是明确表示:下赛季开始将全面停止VAR技术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作为一名主裁判,应该具备的敢于担当、敢于判罚的基本素质还要不要?尽管现在科技发展很是迅猛,甚至出现了人工智能,进而宣称“人工智能将取代人类”。但是,人之所以是“人”而非“机器”,是在于有思想,有胆有识、勇于承担责任。

  VAR技术的出现原本应该是起到一种辅助作用,但现在却成为了中超裁判推卸责任的最好的“挡箭牌”。某种程度上,也成为了掩盖中超裁判员能力不足、水平低下的最好的“武器”。

  表面看起来,今年中超在关键性的进球与否问题上,因为视频助理裁判介入,争议减少了。但是,这并不意味着中超裁判员的水平和业务能力就已上了一个档次。例如本轮鲁能与力帆的比赛中,力帆所有球员都已压过中线,塔尔德利在接队员传球瞬间,没有过半场。在这种情况下,塔尔德利根本就不存在“越位”一说。助理裁判居然举旗事宜塔尔德利越位,主裁判也居然鸣哨了。这让塔尔德利非常不满。去年的中超联赛中,进攻一方掷界外球时,助理裁判居然吹“越位”……这显然是裁判员业务能力的问题。因而VAR技术虽然是很好的“助手”,但无法从根本上提高中超裁判的业务能力与业务水平。 

(责任编辑:佳梦)

0

反邪教网群

合作媒体

关于我们编辑信箱
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
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